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阮氏宗亲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会员注册须知本站二维码

一代通儒、三朝阁老、九省疆臣阮元

2017-6-5 16:56| 发布者: 阮少文| 查看: 1| 评论: 24|原作者: 阮礼军

摘要: 阮元(1764~1849)字伯元,号云台、雷塘庵主,晚号怡性老人,扬州仪征人。清代嘉庆、道光间名臣。他是著作家、刊刻家、思想家,在经史、数学、天算、舆地、编纂、金石、校勘等方面都有着非常高的造诣,被尊为一代文 ...
一代文宗阮元
      阮元(1764~1849)字伯元,号云台、雷塘庵主,晚号怡性老人,扬州仪征人。清代嘉庆道光间名臣。他是著作家、刊刻家、思想家,在经史、数学、天算、舆地、编纂、金石、校勘等方面都有着非常高的造诣,被尊为一代文宗,被誉为“一代通儒、三朝阁老、九省疆臣”。
阮元0.jpg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阮礼军 2011-5-15 18:50

人物生平
        阮元于高宗乾隆二十九年甲申(1764)出生于江苏扬州府城一个以文兼武的世家
。他的祖父阮堂武进士出身,官湖南参将,曾率军征苗,活捉苗人数千人。父亲阮承信系国学生,修治《左氏春秋》,为古文大家。母亲林氏也出身于士宦之家,通晓诗书,有修养。
  阮元5岁开始跟从母亲学字,6岁进私塾就学。他的母亲对他偏重于文字的教育,他的父亲则令他通文义和立志向学。阮承信熟读《资治通鉴》,对阮元讲“成败治乱,战阵谋略”,并教他骑马和学射箭,并对他说“此儒者事,亦吾家事也”,希望他文武兼备。
  乾隆五十四年(1789)廿五岁的阮元中进士,入翰林院庶吉士,次年授翰林院编修。一年后因学识渊博,受高宗赏识升任少詹事,入值南书房、懋勤殿,迁任詹事。1793年至1795年,提督山东学政,曾数游济南名泉,留下不少赞泉诗,写有《小沧浪笔谈》,杂记济南掌故风物等;广交山东及寓鲁金石学家,遍访山东金石文物,在毕沅主持下,撰成《山左金石志》24卷,对山东乾嘉之际金石学的兴盛贡献颇巨 。后历任浙江学政,仁宗嘉庆三年(1798)返京,任户部左侍郎,会试同考官,未几又赴浙江任巡抚,抚浙约十年。在任期间,除吏治军政之外,又纠合浙江文人,编书撰述不辍。嘉庆六年(1801)在杭州建立诂经精舍,聘王昶授词章,孙星衍授经义,作育英才。以嘉庆十年丧父,服除,任职兵部,又先后出为湖南、浙江巡抚。在浙江巡抚任上,政绩颇多,其最大的功劳就是平定海盗。
  嘉庆十九年(1813)调江西巡抚,因捕治逆匪胡秉耀有功,加太子少保,赐花翎。嘉庆二十一年(1815)调河南,升湖广总督。任期内修武昌江堤,建江陵范家堤、沔阳龙王庙石闸。嘉庆二十二年(1816年)调两广总督。在粤期间,建议禁鸦片,对英商采用较严厉的政策并上书嘉庆帝,认为“宜镇之以威,不可尽以德绥”。嘉庆廿五年(1820)在粤创立学海堂书院。道光元年(1821)阮元兼任粤海关监督。当时来往中国的外国船只常常挟带鸦片入境,阮元对敢于经售鸦片者予以严办。 道光六年(1826)迁云贵总督,一方面罢免贪官污吏,加强对盐税的征收和管理;另一方面,组织偏远地区的百姓开荒种地,防御蛮族的进攻。道光十五年(1835年)召阮元回朝,拜体仁阁大学士,,管理刑部,调兵部。道光十八年(1838)因老病致仕,返扬州定居,道光帝许之,给半俸,临行加太子太保衔。 道光二十九年(1849)卒于扬州康山私宅,谥“文达”,享寿八十六岁。入祠乡贤禂、浙江名宦祠。
阮礼军 2011-5-15 18:52
本帖最后由 阮礼军 于 2011-5-15 18:52 编辑

人物年表
  乾隆二十九年(甲申) 1764年 一岁
  正月二十日,生于扬州西门白瓦巷。父阮承信,字得中,号湘圃。母林氏。
  乾隆三十三年(戊子) 1768年 五岁
  母林氏始教识字。
  乾隆三十四年(己丑) 1769年 六岁  始就外傅,从三姑父贾天凝学。
  乾隆三十六年(辛卯) 1771年 八岁
  从师扬州名儒胡廷森。
  乾隆三十七年(壬辰) 1772年 九岁
  移居扬州弥陀寺巷。从师乔书酉。
  乾隆四十三年(戊戌) 1778年 十五岁
  始应童子试。
  乾隆四十五年(庚子) 1780年 十七岁
  从师李晴山,即寓其家。
  乾隆四十六年(辛丑) 1781年 十八岁
  移居扬州古家巷。母林氏卒(1735年生,45岁)。
  乾隆四十七年(壬寅) 1782年 十九岁
  始究心于经学。始与淩廷堪为益友。
  乾隆四十八年(癸卯) 1783年 二十岁
  中秀才,为仪征县学第四名。迁居扬州罗湾。娶妻江氏。
  乾隆四十九年(甲辰) 1784年 二十一岁
  七月,淩廷堪将游京师,阮元放船扬州保障湖,于蜀冈之酒肆为其饯行。淩廷堪入京上书翁方纲举荐阮元。
  乾隆五十年(乙巳) 1785年 二十二岁
  科试一等第一名,补廪膳生员。江苏学政谢墉惊赏曰:“余前任在江苏得汪中,此次得阮某矣。”
  乾隆五十一年(丙午) 1786年 二十三岁
  二月,随谢墉出试镇江、金坛等地助阅卷事,后在太仓结识钱大昕李赓芸。九月,乡试揭晓,中式第八名。十月入京,结识王念孙、任大椿、邵晋涵。
  乾隆五十二年(丁未) 1787年 二十四岁
  会试下第,留馆京师。著《考工记车制图解》成。女阮荃生。
  乾隆五十四年(己酉) 1789年 二十六岁
  会试中式第二十八名。主考官为东阁大学士礼部尚书王杰,礼部右侍郎铁保,工部右侍郎管干珍。殿试二甲第三名,赐进士出身。朝考钦取第九名,改翰林院庶吉士。庶吉士大教习为大学士和珅、吏部尚书彭文勤。充万寿盛典纂修官、国史馆武英殿纂修官。
  乾隆五十五年(庚戌) 1790年 二十七岁
  散馆,钦取一等第一名,授翰林院编修。
  乾隆五十六年(辛亥) 1791年 二十八岁
  大考翰詹,乾隆亲擢一等第一名。升少詹事,奉旨南书房行走。修《石渠宝笈续编》。充《石经》校勘官。
  乾隆五十七年(壬子) 1792年 二十九岁
  女阮荃卒。妻江氏卒,族子阮常生过继为长子成服。作《王守仁手札册题跋》。
  乾隆五十八年(癸丑) 1793年 三十岁
  《石渠宝笈续编》成。纳妾刘氏。七月二十三日,奉旨出任山东学政,送别前任学政翁方纲于石帆亭,在交接时翁方纲嘱其访拓《琅邪台秦篆》。《石渠宝笈续编序》,隶书。十月,按试曲阜,黄易访得《熹平残碑》,为其题跋。
  乾隆五十九年(甲寅) 1794年 三十一岁
  甲寅恩科乡试,礼部侍郎铁保为山东考官,抵济南,阮元与之相谈甚欢。于学署池上署积古斋,得诸拓本三百余件,较之《关中金石志》、《中州金石志》多至三倍。命青州廪膳生员段松苓访碑于各岳镇。始修《山左金石志》,与山东巡抚毕沅共商编纂事。
  是年,寻得琅邪台刻石,拓后分赠翁方纲、孙星衍、钱大昕等人。
  是年,书《古体诗
  乾隆六十年(乙卯) 1795年 三十二岁
  为王士祯书墓道碑。四月,所著《仪礼石经校勘记》刻成。八月,奉旨调任浙江学政。九月,毕沅为媒,聘孔璐华为阮元继室。十月二十三日,黄承吉、江藩、焦循、李斗在扬州虹桥净香园为阮元饯行,雨中泛游瘦西湖,奚冈绘《虹桥话旧图》记实。
  是年,赵魏在阮元幕中助其校订《山左金石志》等。
  嘉庆元年(丙辰) 1796年 三十三岁
  正月,征刻《准海英灵集》,撰《小沧浪笔谈》。七月,修朱彝尊曝书亭
  是年,作《曹岳竹垞图卷题跋》。
  嘉庆二年(丁巳) 1797年 三十四岁
  正月,始修《经籍纂诂》。始撰《畴人传》。夏六月,《七经孟子考文》刻成。闰六月,纳妾谢氏。八月上巳,兰亭修禊,同人赋诗。
  是年,摹刻天一阁拓北宋《石鼓文》,嵌于杭州府学明伦堂壁间。冬,《山左金石志》刻成。
  嘉庆三年(戊午) 1798年 三十五岁
  正月,修《淮海英灵集》成。四月,辑《两浙輶轩录》成。六月,《曾子十篇注释》撰成。刻《小琅嬛仙馆叙录书三种》。八月,补授兵部右侍郎,后又调补礼部右侍郎。《经籍纂诂》书成。
  是年,作《乾嘉名人合书屏》。九月,解浙江学政任入都觐见,途经苏州,王昶邀其游虎丘
  嘉庆四年(己未) 1799年 三十六岁
  正月,兼兵部左侍郎。三月,调户部左侍郎。充经筵讲官。充己未科会试副总裁,总裁朱王圭属阮元一人批阅文策,论者谓得士如鸿博科,计209人,张惠言、陈寿祺、王引之、姚文田等均是此科所得。六月,《广陵诗事》撰成。七月,兼礼部左侍郎。九月,兼管国子监算学。十月,《畴人传》成。奉署浙江巡抚,成亲王永瑆、大学士刘墉等有诗文送行。十二月,《经籍纂诂》刻成,钱大昕、王引之作序。冬,为张叔未作《行书项圣谟题画诗轴》,洒金笺
  嘉庆五年(庚申) 1800年 三十七岁
  正月,奉谕实授浙江巡抚。四月,书《大禹陵庙碑》,隶书。六月,《定香亭笔谈》刻成。十一月,立阮氏宗祠于扬州公道桥旧里,亲书楹联三副,一为“鲁浙试文章,杜绝院棚关节;江湖种芦稻,筹开祭赡章程”,二为“文秉枢衡;武承嗣荫”,三为“恩传三锡;家衍千名”。是年,作《隶书屏》
  是年,作《筹海诗册》。
  嘉庆六年(辛酉) 1801年 三十八岁
  正月,立诂经精舍,延请王昶、孙星衍主讲。陈鸿寿、张鉴均为讲学之士。《两浙防护录》撰成。四月,《经籍纂诂补遗》撰成。五月初九日,夫人生子阮凯。十二月二十七日,妾谢氏生子阮福。是年,《广陵诗事》刻成。夏六月,朱朗斋、陈鸿寿共同为阮元刊刻《两浙輶轩录》。
  是年,段玉裁在阮元幕中,主定《十三经校勘记》。
  嘉庆七年(壬戌) 1802年 三十九岁
  正月,《浙江图考》撰成。刻《诂经精舍文集》。纳妾唐氏。三月,《宋王复斋钟鼎款识》摹刻成。隶书考释、题跋。七月,夫人生女阮安。九月,置西汉定陶鼎于镇江焦山。十一月,撰集《皇清碑版录》。凉秋月,书《砚铭》,隶书89字,首句为“自有天然砚,山林景可嘉。”——广东省博物馆藏。
  嘉庆八年(癸亥) 1803年 四十岁
  正月,立宁海安澜书院。二月,为朱珪刻《知足斋集》。(阮元曾先后为钱辛楣、谢东壁、张皋闻、汪容甫、钱溉亭、刘端临、凌仲子、焦里堂等学者刻书数十种。)八月,子阮凯卒(1801年生,3岁)。
  是年,作《奚冈弢光庵设色花卉合卷题跋》。
  嘉庆九年(甲子) 1804年 四十一岁
  正月,修《海塘志》成。五月,在杭州“苏公祠”边建“白公祠”,屠倬即席赋诗呈阮元,阮元书“白苏二公祠”匾额,并书联“但有人家有遗爱;曾将诗句结风流。”春,为山民待诏翰林作《行书七言联》。联为“叙出玉台徐孝穆,吟成渔具陆天随。”五月,刘氏生子阮祜。八月,《积古斋钟鼎彝器款识》刻成。九月,在扬州旧城文选楼北兴仁街建阮氏家庙,书《扬州阮氏家庙碑》九月,作《嘉禾图跋》。初冬,为郑乡年兄作《王学浩滦水联吟图卷题跋》,行书,二十六行。
  是年,为平原作《行书轴》,纸本。
  嘉庆十年(乙丑) 1805年 四十二岁
  正月,嘱元和何元锡修《两浙金石志》成,此稿后在粤删刻。 闰六月二十五日,父阮承信卒于浙江官署(1734年生,72岁),阮元解职归扬州三年。(《阮公湘圃暨妻林太夫人合葬墓志铭》为孙星衍撰、梁山舟书。)七月初二日,孔夫人生子阮祎,后改名孔厚。 十二月,隋文选楼在扬州落成,《揅经室集》有《扬州隋文选楼记》。两江总督铁保为书“隋文选楼”石额,今存扬州高旻寺中。伊秉绶为书漆联“七录旧家宗塾;六朝古巷选楼”。
  是年,伊秉绶为扬州府知府,与阮元颇多交往。(《揅经室四集》诗卷十《伊墨卿太守由闽赴都过南昌赋别》诗中有句:“洪都三日住,淮海十年情。”有自注云:“嘉庆乙丑,余丁忧回扬州,时墨卿同年为扬州太守,旋以忧去官。”)
  是年,《天发神谶碑》毁于火。
  嘉庆十一年(丙寅) 1806年 四十三岁
  因阮氏墓庐在“雷塘”,始署“雷塘庵主”,并自刻“雷塘庵主”小印。
  四月,重修《皇清碑版录》。六月,扬州太守伊秉绶嘱重刻石鼓十石于扬州府学。十月,撰《十三经校勘记》刻成。
  是年,与伊秉绶议编《扬州图经》、《扬州文粹》。
  是年,登甘泉山,于惠照寺台阶下得石,一石有“中殿第廿八”五字,一石有“第百册”三字,经与翁方纲、伊秉绶、江藩等人辩识,定为西汉厉王刘胥造宫殿用石,早于曲阜“五凤二年石”,伊秉绶将之运于扬州府学。
  是年,途经扬州二郎庙菜园,发现古井栏,考为南宋淳熙十年古井栏,后移至准提庵内。
  嘉庆十二年(丁卯) 1807年 四十四岁
  正月,编《瀛舟书记》成。在扬州雷塘寻出隋炀帝陵,亲为立石,并请扬州府知府伊秉绶书碑。
  是年,拓《周散氏南宫大盘》数本赠伊秉绶等人,并模铸两盘,极肖,一藏扬州府学,一藏阮氏家庙。同年,又摹刻《石鼓》于扬州府学明伦堂。
  是年,于扬州北郊古兴教寺南水塘中得八角石柱,考为唐杜佑题名故物,因原字泯灭,重书题名,移置寺前,以恢复旧观,并于石上题识。十月,入京,进《四库未收书六十种》。十一月,奉上谕补授兵部右侍郎。
  嘉庆十三年(戊辰) 1808年 四十五岁
  三月二十八日,抵杭州接印,再任浙江巡抚。
  是年,购得钱东壁所藏《西岳华山碑》四明本拓片。命阮亨、王豫编《续淮海英灵集》。
  嘉庆十四年,(己巳) 1809年 四十六岁
  九月,受浙江学政刘凤诰科场舞弊案牵连,革职。上谕曰:“……明系袒庇同年,阮元止知友谊,罔顾君恩,轻重倒置,不可不严行惩处,即著照部议革职。”长夏,命海盐吴厚生在杭州摹刻《兰亭》,归置扬州北门外古木兰院中,以还故迹。
  是年,属长州吴雪锋摹刻《西岳华山碑》四明本、《泰山刻石》及《天发神谶碑》于扬州北湖祠塾。同时将欧阳修书《华山碑跋》补刻于四明本所缺百字空处。
  嘉庆十五年(庚午) 1810年 四十七岁
  正月,自编《十三经经郛》。四月,奉旨补授翰林院侍讲。九月,充署日讲起居注官。十月,兼国史馆总辑,辑《儒林传》。《畴人传》写定。
  正月,金正喜造访阮元,阮元以为“非常英物”,延请他至泰华双碑之馆,以稀代名茶龙团胜雪款待,并观赏了《华山庙碑》及《唐贞观造像铜碑》等。二月一日,阮元、朱鹤年、李鼎元、翁树昆、刘华东、李林松等在法源寺为金正喜设宴饯行。
  是年,携《西岳华山碑》四明本至京师,装裱成轴,在桂香东少宰家借钩长垣本百字补于缺处并记以长诗,清明日,楷书作《西岳华山碑四明本跋》于衍圣公第中。夏,阮元以四明本与长垣本相较。冬十月廿一日,又与关中本相较,此时又以三本聚于城南龙泉寺,较读竟日。
  嘉庆十六年(辛未) 1811年 四十八岁
  上巳日,应朱鹤年邀请,与翁方纲等游拈花寺,用《天发神谶碑》体重题“元万柳堂”匾额。四月,《十三经经郛》编成,未刻。六月,撰《汉延熹西岳华山碑考》四卷成。又编《四库未收百种书提要》成。七月,奉旨补授詹事府少詹事。撰《南北书派论》。十二月,奉旨补授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上谕云:“尔于刘凤诰事不过失察,尚非有心狥隐。”
  是年,作《西岳华山庙碑长垣本摹记跋》,跋云:“四明全碑搨本碑额题名如上式,苏斋所摹未全,大和三年、四年李德裕两至碑下,与新旧唐书《卫公年谱》、《卫公献替记》皆合。海内华山碑三本,商印本最前,故四明本次之,山史本又次之,皆缺百字矣,阮元摹记。(又记)华阴令裴骨直是骨字,并非偏旁半缺也,全碑共二十二行,篆额占地约五行,居中略偏于左,前空十行,后空七行。”
  嘉庆十七年(壬申) 1812年 四十九岁
  五月,补授工部右侍郎,兼管钱法堂事务。八月,补授漕运总督
  嘉庆十八年(癸酉) 1813年 五十岁
  正月,议设焦山书藏,以《瘗鹤铭》“相此胎禽”等74字编号。作《焦山书藏记》,并书匾额。正月二十日,林则徐过宝应拜见阮元,交陈寿祺信,并长谈。谷雨,为瑾斋作《行书京邸看花诗》。
  是年,再题兴教寺唐八角石柱。是年,从宋芝山处购得《齐侯罍》。
  是年,以《华山碑》长垣本多出之字,补四明本泐残之缺,以墨线圈出,画成碑图。《汉延熹西岳华山碑考》四卷刊成,江藩为之序。梁章钜谒阮元于淮上,获观《华山碑》四明本。
  嘉庆十九年(甲戌) 1814年 五十一岁
  闰二月,《全唐文》辑成,阮元为总阅官。春三月,钱泳至淮阴谒阮元,得见《南北书派论》。八月,调任江西巡抚。十月,赏加太子少保衔。季冬,嘱朱为弼辨识《齐侯罍》。
  嘉庆二十年(乙亥) 1815年 五十二岁
  二月,刻《宋本十三经注疏》,次年刻成。
  嘉庆二十一年(丙子) 1816年 五十三岁
  八月十七日,任河南巡抚。十一月十三日,补授湖广总督。
  嘉庆二十二年(丁丑) 1817年 五十四岁
  正月,至汉阳,接任湖广总督。十月,至广州,接任两广总督。十二月,奏建大黄窖、大虎山炮台。春,过当阳县玉泉寺,得见隋铁镬字,并搨之。
  是年,赵魏将自己两年前所得江立藏《金石录》让售给阮元阮元遂以“金石录十卷人家”名书斋,并刻有此收藏印。
  嘉庆二十三年(戊寅) 1818年 五十五岁
  十一月,始修《广东通志》。
  是年,作《行书七律诗轴》,洒金笺。——上海博物馆藏。《中国古代书画目录》第三册著录。
  嘉庆二十四年(己卯) 1819年 五十六岁
  三月,作《唐魏栖梧书善才寺碑跋》,行书。
  嘉庆二十五年(庚辰) 1820年 五十七岁
  三月,创办学海堂。手书“学海堂”三字匾悬于城西文澜书院。
  道光元年(辛巳) 1821年 五十八岁
  春,作《摹朱珪篆书十言联》。联为:“学如逆水行舟稍纵即逝,心似平原走马易放难追。”七月,《江苏诗征》刻成。八月初二日,女阮安卒(1802年生,20岁)。
  是年,作《黄钺补图王泽小像卷题跋》。
  道光二年(壬午) 1822年 五十九岁
  三月,《广东通志》成。六月,归扬州。
  道光三年(癸未) 1823年 六十岁
  正月,六十寿辰作《竹林茶隐图》。《揅经室集》四十卷刻成。龚自珍撰《阮尚书年谱第一序》。
  是年,在广州购得端州巨形砚材,刻成亲王诒晋斋所藏《华山碑》长垣本未缺之字,置扬州公道祠塾,以补四明本之阙。
  道光四年(甲申) 1824年 六十一岁
  九月,以家藏《汉西岳华山庙碑》摹本寄陕西钱恬斋,摹刻于西岳庙中。十二月,新建学海堂成。仿《天发神谶碑》书“学海堂”堂中匾额。《学海堂初集序》书丹刻石,嵌于学海堂壁。——《雷塘庵主弟子记》卷六著录。
  道光五年(乙酉) 1825年 六十二岁
  三月,撰《文韵说》。夏,主辑《皇清经解》(又名《学海堂经解》)。
  道光六年(丙戌) 1826年 六十三岁
  九月,任云贵总督。夏,赴任云南途中,为范素庵医生作《行书五言诗轴》。是年,携《华山庙碑》四明本至云南落水致霉,因雇滇工再装。
  是年,在云南陆凉访得《爨龙颜碑》。
  是年,作《爨龙颜碑跋》。跋云:“此碑文体书法皆汉晋正传,求之北地亦不可多得,乃云南第一古石,其永宝护之。”
  是年前后,为金陵甘氏作《永和右军砖拓本跋》,由滇寄还,否定《兰亭》为王羲之所书的可能性。
  道光七年(丁亥) 1827年 六十四岁
  二月,著《塔性说》。九月十九日,在云南大理见到王昶《金石萃编》所载的《南诏德化碑》,赋诗一首:“文章与书法,确是唐贤派。上溯东爨碑,古法尚不坏。”
  道光八年(戊子) 1828年 六十五岁
  秋,指导其子阮福撰《滇南金石录》成。除夕,于京师寓所再观《华山庙碑》长垣本。
  道光九年(己丑) 1829年 六十六岁
  九月,《皇清经解》在粤东刻成。版藏于学海堂中印刷通行。
  是年,作《秋祭东园斋居诗四十韵行书卷》。
  道光十二年(壬辰) 1832年 六十九岁
  九月,升协办大学士,仍留云贵总督任。十二月,孔夫人卒于云南督署。
  道光十三年(癸巳) 1833年 七十岁
  道光赏七十寿辰,御笔书“亮功锡祜”四字匾。三月,充会试副总裁,得士222名。
  道光十四年(甲午) 1834年 七十一岁
  与汤金钊、梁章钜过华山,入西岳庙读碑,并于钱宝甫摹刻《华山碑》题刻。《石画记》四卷撰成。
  道光十五年(乙未) 1835年 七十二岁
  三月,著充体仁阁大学士,管理兵部。
  是年,《云南通志稿》修成刊行。
  是年,入都,以云南石画《孤山梅石图》赠林则徐,林有谢简。
  道光十六年(丙申) 1836年 七十三岁
  与龚自珍、何绍基、梁章钜等切磋金石文字。充经筵讲官、殿试读卷官,教习庶吉士。五月,为梁章钜所购《西岳华山碑》华阴本题跋于节性斋。夏六月,为梁章钜《退庵随笔》题签、作序。
  是年,作《虞集真书刘垓神道碑卷题跋》。
  是年,为小亭世兄作《行书轴》,署款“阮元时年七十有三”。
  道光十七年(丁酉) 1837年 七十四岁
  是年,在京师晤吕佺孙,为其作《毗陵吕氏古砖拓本跋》,再次否定《兰亭》为王羲之所书的可能性。
  是年,为慎甫四弟作《行草横幅》。高九寸七分,阔二尺九寸六分。
  道光十八年(戊戌) 1838年 七十五岁
  五月,上谕著准阮元以大学士致仕。八月,奏请回籍,晋加太子太保衔。其间,何绍基有《送仪征阮宫太保相国师予告归里叙》为其送行。
  十月,归扬州,回大东门福寿庭宅,谨守上谕“怡志林泉”,始署“怡志老人”。
  是年,作《隶书七言联》,洒金笺。
  是年,作《项圣谟山水册题跋》。
  是年,为仲嘉二弟作《珠湖渔隐图题跋》,行书,二十三行。
  是年,作《齐侯罍歌卷》,行书。
  道光十九年(己亥) 1839年 七十六岁
  正月,建“南万柳堂”成。五月十九日,与六舟居士游扬州瘦西湖。为六舟居士(达受)藏《唐怀素小草千文》题篆书额及行书跋。六月,龚自珍弃官离京,在扬州与阮元相交甚密。十一月,考跋隋大业当阳县玉泉山寺铁炉字。
  是年,书翰页。
  是年,作《王学浩山水册题跋》。
  是年,《揅经室续集》十一卷成。
  是年,在扬州公道桥珠湖草堂之侧,掘出宋菱花铜镜及绍定六年砖。
  道光二十年(庚子) 1840年 七十七岁
  清和月,作《行书七言联》,联为:“铁石梅花清气概,山川香草自风流。”
  十月十三日,作《为青藜馆刘恭人五十寿九言联》,联为:“泰华写峰,寿馆双碑色;诗书教子,燕山五桂香。”
  是年,作《行书七言联》,钤印:“节性斋老人”、“万柳堂”。
  是年,书《清人手札册》。钤印:“怡志林泉”。
  道光二十一年(辛丑) 1841年 七十八岁
  二月,《雷塘庵主弟子记》七卷刊成。
  是年,作《行书求是居格言轴》,绢本。
  是年,作《为包景维书七言联》,联为“古籍待刊三十载,旧闻新见一千年。”
  道光二十二年(壬寅) 1842年 七十九岁
  正月,命阮亨汇刻《文选楼丛书》。夏,居扬州公道桥别业,为芜湖太守王泽手书一联为赠:“百岁老人谈旧事;一庭新绿煮春茶”。
  是年,作《黄庭坚行书小子相嫩书帖题跋》,钤印“壬寅”。
  是年,阮元在扬州文选楼设宴款待钱泳、梁章钜,时有“三老一堂,摩挲三代法物”之趣谈。
  游扬州康山,得江春旧藏“流云槎”,上有赵宧光草篆“流云”二字,并有董其昌、陈继儒题字,阮元署“节性老人”款,现藏故宫博物院
  道光二十三年(癸卯) 1843年 八十岁
  正月二十日,作《梅花图》,署款“癸卯正月二十日,荣隐竟日,在道桥别业爱吾草庐,时梅花开,池水冰泮,与敬斋、慎斋两弟俱,节性老人阮元写。”钤印“亮功锡祜”。在爱吾草庐题《竹林茶隐图卷》。
  三月初三,阮元携子阮福赴道桥扫墓未归,是夜,福寿庭宅毁于火。八月,迁居扬州徐凝门康山之右。
  是年,书《寿字轴》,钤印:“太子太保”、“颐性延龄”。
  是年,书《寿字轴》,篆书,钤印:“颐性延龄”、“怡志林泉”、“白乐天正月廿日生我与之同”、“癸卯年政八十”。
  是年,为春腴观察公祖作《隶书八言联》,联为“含和履中驾福乘喜,年丰岁熟政乐民仁。”
  道光二十五年(乙巳) 1845年 八十二岁
  八月中秋,为瑞官表外孙书纨扇。书扇云:“有唐三百年,扬州廿四桥,繁华甲天下,其饮食奢侈可知。扬州府杨行密、毕师铎等争战不定,城无食,斗米值五十缗。军掠人入市卖之,驱缚屠割如羊豕,然讫无哭声,血流满市,此多年积孽之劫也。壬寅,余居道桥节性斋,王瑞官亦来住,方十岁,邻有屠,日日五更杀声甚恶,瑞官恶之,从此不食肉。瑞官乃王春涯观察之孙瑞麟也。生有善根,宜遂其善。”
  道光二十六年(丙午) 1846年 八十三岁
  六月,晋加太傅衔。重赴鹿鸣宴
  是年,梁章钜携其所藏鲜于枢《扬州诗四十韵卷》访阮元,阮元嘱人摹刻于石,嵌于扬州瘦西湖畔邗上农桑之亭壁。
  是年,作《耄年自述卷》,行书。钤印:“阮伯元氏”、“亮功锡祜”、“湖光山色阮公楼”。
  道光二十七年(丁未) 1847年 八十四岁
  是年,为从弟阮先《扬州北湖续志》、阮充《北湖竹枝词》作序。
  是年,作《吴锡麒手写诗稿卷题跋》。钤印:“太傅”、“癸卯年政八十”。
  道光二十八年(戊申) 1848年 八十五岁
  秋仲八月,作《隶书十八言联》。联为“左传云养福,书范之福,身其康,养者以之;礼记曰期颐,易卦之颐,口自实,期焉而已。”署款:“道光戊申秋仲八月,颐性老人书于林泉。”
  是年,作《隶书十二言联》。
  道光二十九年(己酉) 1849年 八十六岁
  十月十三日,卒于扬州康山私宅。
阮礼军 2011-5-15 18:53
四步读书法
       阮元在人才培养上取得这样显著的成就,与他在书院内实行的一套完善的读书训练法密不可分。 阮元的读书训练是个完整的工程。文献记载,它由四个部分组成。一个部分算是一个步骤,循此四步建下去,即可学有所成。这四步是:

  句读  

  要求学生分清书文的句读,即读通所读诗文。所谓读通,首先要能认字,即认读,把字音读准;其次要掌握断句,即停顿;第三要能读通,即初步了解其字句的含义;第四要能读通顺,不能读起来疙疙瘩瘩。

  评校

  校是校雠、校正,即拿所读书文与其他版本进行对校,勘定正误。评是评点、评说,即在校订的基础上,根据自己对文本的理解,评定其是非正误和优劣长短。我国古代有评点读书法,读者可将阅读感受,以及对所读书文从字句到内容的评价,写在字里行间、文前文后或者天头地角。阮元这里的评即有评点之意。

  抄录

  阮元要求在读通读懂文字后,将所读书文的精要加以抄写,以加深对它的理解,巩固对它的记忆。

  著述

  这是指对阅读所获的迁移运用。它要求学生不但要读通、读懂、熟记所
读书文,还要能将阅读所得撰成著作,公之社会,遗教后人,为社会文明建设作出贡献。

  阮元的四步读书法,是我国古代创造的读书原则——读思结合、读习结合、读行结合的发挥和运用。它把阅读建立在认读基础之上,经过深入思考和熟读记忆,达到形成自己的学术见解和主张,并笔之于纸,形之为文,或与同辈交流,或遗教后世。它不但十分完整,符合人类由简单到复杂、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的认识规律,而且将读用结合起来,从而与八股式读书区分开来,显示出了它的科学性、建设性。应该肯定,阮元的这种读书训练值得我们今天的读书人和阅读教学改革者借鉴。当然,阮元将“运用”局限于钻故纸堆和写诗撰文,远离变革现实的社会实践,这是其读书法的主要缺陷。其次,阮元把读书视为培养封建官吏和良民的主要手段,以巩固、维护封建政权为目的,这是他的严重局限和不足。
阮礼军 2011-5-15 19:00
本帖最后由 阮礼军 于 2011-5-15 19:01 编辑

个人成就
徽派朴学
  阮元作为徽派朴学发展后期的重镇巨掣,其治学师承戴震,守以古训发明义理之旨。乾隆五十一年(1786),阮元举乡试入都,时年二十三,得与邵晋涵王念孙任大椿相交(见《揅经室二集》卷七《南江始氏遗书.序》)。其时戴氏亡故已十年,而王念孙、任大椿皆戴震之门人弟子,邵则为戴氏论学的“同志密友”,他们对于阮元的影响极大,阮元之训诂学,得之王念孙较多,从此奠定他为学的基础,终于成为徽派朴学极有潜力的后劲之旅,其后徽派朴学盛行江浙、名噪扬州、蜚声鲁豫、远播西南,得阮元之力尤多。

  阮元论学之旨,主张实事求是,“余之说经,推明古经,实事求是而已,非敢立异也。”(《揅经室集.自序》)。一方面,以文字训诂、考证辨伪探求经书义理、恢复经典原貌的做
法即为“实”的方法。另一方面,阮元的“实”又具有“实学”、“实行”、“实践”、“务实”等带有时代特点的新的含义。阮元将格物与实践统一起来,开始关注“家国天下之事”,真切反映出徽派朴学后期发展方向的转变。《清儒学案.仪征学案》评价阮元:“推阐古圣贤训世之意,务在切于日用,使人人可以身体力行。”阮元研究范围自经史小学以及金石诗文,巨细无所不包,尤其提倡以勘明大意为理念。其学术思想主要体现在讲求“因古训以求义理”,认为:“圣贤之言,不但深远者非训诂不明,即浅近者亦非训诂不明。”(《揅经室一集》卷二《论语一贯说》)或言:“古今义理之学,必自训诂始。”(《揅经室续集》卷一《冯柳东三家证异文疏证.序》)并有鉴于宋、明理学家们争论“仁”字的含义,运用归纳的方法,把孔子孟子所有论述“仁”字的文句集中起来,加以排比,写成《论语论仁论》及《孟子论仁论》,用孔孟论述“仁”字的原意去纠正后世对“仁”字的曲解,从而避免了离开实事而空谈心性的误区。同时这体现了所谓的“以古训明义理”。在文字训诂方面,阮元遵循高邮王氏之法,大都由声音贯通文字,从而总结出它的通例。阮元曾经提出探语源、求本字、明通假、辨谊诂四种方法,张舜徽先生在评论《揅经室集》时赞扬道:“元尝自言余之学多在训诂,良不诬也。”(张舜徽《清人文集别录》卷十一)

  阮元的治学特点是由训诂入手,长于比对归纳。和他之前的徽派朴学前辈一样,阮元认为考据、义理、辞章三者是密不可分、兼顾并重的,不重考据,将无从窥探学问的门径,无法升堂入室,但光重名物考据,不探求义理,仍然不能步入学问的殿堂。他在《揅经室一集》卷二《拟国史儒林传.序》称:“圣人之道貌岸然,譬若宫墙,文字训诂,其门径也。门径苟误,跬足皆歧,安能升堂入室乎……或者但求名物,不论圣道,又若终年寝馈于门庑之间,无复知有堂室矣。” 可见,阮元虽主张由训诂求义理,但同时意识到汉学埋头故纸,限于猥琐的流弊,坚决反对“但求名物,不论圣道”的纯粹训诂之学,意在超越局部的研究而作融会贯通的工作,这也是阮元在学术见解上体现出与戴震之学的差异。阮元从事文字训诂,着眼于源流和发展演变,着眼于字群音义上的相互联系,不是进行一词一义、一事一物的孤立的研究考证,而是以联系的、发展的眼光来观察研究事物。研究礼制典章,不纠缠于事物名称的孤立考证,而是着眼于古代礼制的大体,不脱离历史发展的背景和阶段性,充分体现出他联系、变化、会通的史学观,诚如皮锡瑞所言:“今得阮元之通识,可以破前儒之幽冥矣!”(《经学通论.三礼.论明堂辟雍封禅当以阮元之言为定论》)

阮元篆书七言联
在考据方面
  阮元的业绩主要体现在文字、主源、金石碑刻和对于典章制度的考试
等诸多领域,比如在考证文字本义和造字之始时,阮元与戴震提出的“读书首在识字”的指导思想一脉相承,考证字的语源、本义、通假、训诂并有所发挥。又如在对于古代的典章制度的研究中,阮元经过细密考证,写出《明堂论》、《封泰山论》等文,认为所谓“明堂”、“辟雍”只不过是上古没有宫室时的一种简陋的结构,很象后世游牧地区的帐篷,上圆下方,四周环水,每逢大事如祭祀、行军礼、学礼,或者发布政命,都在这里举行。阮元还说,“封”是统治者在南郊祭天,“禅”是统治者在北郊祭地。阮元这种解释,都是他经过周密考证的结果,为时所称。

阮元石画记五卷

在义理方面
  阮元一贯主张“若义理从古训中来,则孔子所得之义理,必自孔子以前之古训中来”,正如在《诗书古训》一文他说:“万世之学,以孔、孟为宗;孔孟之学,以《诗》、《书》为宗。学不宗孔、孟,必入于异端。孔、孟之学所以不杂者,守商、周以来《诗》、《书》古训以为据也。《诗》三百篇,《尚书》数十篇,孔、孟以此为学,以此为教,故一言一行,皆深表不疑。”此外,《论语论仁论》、《孟子论仁论》、《性命古训》等都是阮元所作关于阐发义理的著述。

阮元十三注疏

在辞章方面
  阮元与当时的与桐城派“古文”异趣迥然,其论文重文笔之辨,以用韵对偶者为文、无韵散行者为笔,提倡骈偶。阮元虽以经学知名,所作辞章,亦不乏可读之篇。所著《揅经室集》共六集五十八卷,前四集为阮元生前手定者,隐然以经、史、子、集为次。说经之文,多在一集,自四集以下,始以诗文合编。

  阮元不仅是自徽派朴学阵营中走出来的清代思想学术史上的一位里程碑式的人物,而且他对徽派朴学最大的贡献,一是汇集编印大量书籍文献,一是培养造就大批有用人才。纵观阮元在横跨三朝的半个多世纪里,造就了数以百计的人才,其中不少后来成为徽派朴学的精英,使得徽派朴学得以广泛传播并发扬光大。这些人才的来源,除了慕名前来投师或在社会交往中发现的以外,科场选拔和书院培养应是两个主要的途径。不仅有在科场选拔如王引之郝懿行丁晏等人,阮元为官浙江巡抚时在杭州创建了诂经精舍,延请当时的著名学者如王昶、孙星衍等来主讲,又邀金鹗洪颐煊、震煊兄弟讲肄其中,教学内容为经史疑义及小学、天文、地理、算法等。在诂经精舍肄业的,多为学行出众的高材生,德清徐养原、嘉兴李遇孙,虽都学有专长,也还来此修习。当时阮元编辑《经籍籑诂》尚未完成,同时又在校刊《十三经注疏》,这些亦徒亦友的绩学之士,转而又成为阮元编书的得力助手。如徐养原曾帮助他校勘《十三经注疏》中的《尚书》和《仪礼》,洪震煊既担任《经籍籑诂》中的《方言》部分,又担任《十三经注疏》中的《小戴礼记》校勘。教学相长,实践锻炼,造就了一大批有用的人才,其中不少人后来都成为“徽派朴学”的知名学者。阮元任两广总督时,在广州创建学海堂书院,并亲自讲学。有学长八人,分别担任教学任务,学习《十三经》《史记》《汉书》《文选》、《杜甫诗》、《韩昌黎集》等,任学生选择一门,作日记,由学长评阅指点。广东番禺人侯康,就因所为文,得到赏识,由是知名。番禺人林伯桐和陈澧,都担任过学海堂学长,陈澧任职时间尤长。广东嘉应人李黼平也曾补聘来学海堂批阅课艺,阮元还延请他为之教子读书。著名的《皇清经解》也是在这时编刻的,所以又称作《学海堂经解》。徽派朴学之所以能远被西南,除了程恩泽、郑珍传播的影响以外,学海堂书院培养造就的大批人才,影响更加深远。诸如上述所提林伯桐、陈澧、李黼平、侯康等学有所成者,不胜枚举。

  阮元自弱冠一举成名,在长达六十多年的治学生涯中(其中还有大部分时间治理政务),著作极为丰富,说他是“著作等身”,当之无愧。在阮元60岁时,龚自珍撰文对其在大半生所取
得的学术成就进行了比较全面的总结,盛赞阮元的训诂之学、校勘之学、目录之学、典章制度之学、史学、金石之学、术数之学、文章之学、性道之学、掌故之学等,称其“凡若此者,固已汇汉宋之全,拓天人之韬,泯华实之辨,总才学之归。”(《阮尚书年谱第一序》)阮元在诸多领域都取得了瞩目成就,尤其在文献学和史学方面,并且一生致力于文献的整理、汇辑、编撰、刊刻,成绩斐然。其生平所著之书,根据一些常见书目统计,约在三十种以上,其中人们比较熟知的有如下十多种: 《三家诗补遗》、《考工记车制图解》、《诗书古训》、《仪礼石经校勘记》、《儒林传稿》、 《畴人传》 、 《积古斋钟鼎彝器疑识》 、 《定香亭笔谈》 、《小沧浪笔谈》 、《选项印宛委别藏提要》、《揅经室集》、《十三经注疏校勘记》。所编之书有《经籍籑诂》、《皇清经解》、《两浙金石志》、《诂经精舍文集》、《淮海英灵集》、《八甎吟馆刻烛集》等。此外,阮元还主编过一些大型的志书,如《嘉庆嘉兴府志》八十卷、《广东通志》三百三十四卷。在阮元刻印之书中,最为人们熟知的,除上述《皇清经解》、《经籍籑诂》以外,当推《十三经注疏》。这是一部大型的经学丛书,收书一百八十余种、一千四百余卷。刻印时,罗致了一些绩学之士担任校勘,由阮元总其成。这些校勘成果,就是著名的《十三经注疏校勘记》。阮元所刻印之书还有一个重点,是其搜集刻印了一些知名学者的遗著。据粗略统计,他所刻名家选集就有钱大昕、钱塘汪中刘台拱孔广森张惠言焦循凌廷堪等大家。可见阮元究心表彰绝学,不遗余力。

  近年来,也有学者认为,阮元是清代后期形成的扬州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并将扬州学派定义为清代汉学的又一分支,是汉学发展至高峰并开始走向衰落时期的一个学派,它的形成稍晚于皖派。可以说,无论现今依照怎样的标准来界定当时的学派,都不能否定阮元学术思想中闪烁的徽派朴学的理念标志,都无法抹杀阮元留在徽派朴学百年辉煌史上深深的烙印。更高意义上讲,阮元学术思想体系的意义不仅成为清代汉学由高峰走向衰落的标志,同时也成为传统学术向近代学术跨越的转折点。

阮礼军 2011-5-15 19:02
本帖最后由 阮礼军 于 2011-5-16 23:07 编辑

阮元墓
地理位置  阮元墓系祖茔,位于邗江区槐泗镇永胜村。阮元祖茔始建
阮元墓

于明朝天启年间,距今已有370多年。墓葬在永胜村北的老坝山,当地人称阮家大山。

  墓冢前,见一块约两米宽的墓碑横嵌在墓冢的中间,碑面异常光洁完整,上首第一行书:“皇清诏授光禄大夫太傅体仁阁大学士阮元文达公墓表。”阮元墓,封土高2.2米,周长24米,系清咸丰元年(1851)立石刻墓表,墓表由兵部侍郎杨文定撰,记载了阮元生平事迹及儿孙简况。
墓碑特点  阮元于道光二十九年六月十三日去世。他是乾隆、嘉庆、道光三朝重臣,道光帝旻宁在祭文中称他:“极三朝之宠遇,为一代之完人”。 

  阮元去世后,归葬雷塘祖墓,在墓南约半华里奉旨建石碑坊一座,坊三门四柱,柱两截,下端方形,上端圆形,并雕以龙纹,高约一丈五尺,柱周围皆以耳形巨石作砥,坊上端有石刻“圣旨”二字,下端有横长方形玉石一块,上镌“太子太保仁阁大学士阮文达公墓道”十六字,石坊极壮观。
阮礼军 2011-5-15 19:03
代表诗作

  【吴兴杂诗】

  交流四水抱城斜,散作千溪遍万家。
  深处种菱浅种稻,不深不浅种荷花。
阮礼军 2011-5-15 19:05
本帖最后由 阮礼军 于 2011-5-15 19:14 编辑

书法作品




阮礼军 2011-5-15 19:06
阮元:清代碑学复兴第一人

      笔者在一次拍卖会上机缘巧合,“捡漏”拍得清朝学界巨擘阮元晚年所作的一副对联。
      这副七言对联以“隶底碑面”的字体,在红地洒银的笺纸上书写“物外笑谭无畛地,雨余泉石长精神”,上款“道光戊申秋仲八月以应元椿先生大雅之属”,落款“邗上颐性老人书”,钤印“扬州阮伯元章”、“云台”(图1)。“颐性老人”是清道光朝太傅阮元的别号。阮元(1764—1849年),字伯元,号芸台(云台),江苏邗江人。他于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登进士第,历官山东、浙江学政,内阁学士,礼、兵、户、工部侍郎,浙江、江西、河南巡抚,湖广、两广、云贵总督,体仁阁大学士,加衔太子太保,晋太傅。阮元既是封疆大吏,又是经学大师,其仕宦生涯长达半个多世纪,政务冗繁,但于学术研究却终生孜孜,著述不辍,凡经史、小学、历算、地理、金石、考据、校勘、西学等无不涉猎,时有“一代通儒、三朝阁老、九省疆臣”之誉。

阮家麟 2011-5-15 19:48
伟人,中国历史上的杰出人物,他是阮氏人的骄傲。
阮小华 2011-5-15 22:17
阮礼军 发表于 2011-5-15 19:00
个人成就
徽派朴学
  阮元作为徽派朴学发展后期的重镇巨掣,其治学师承戴震,守以古训发明义理之旨。乾 ...

阮元的隶书笔法遒劲有力,隶篆兼之,笫一幅看其用笔应为老年所书,尉氏阮庄村之阮籍墓碑文是他亲题,
阮小华 2011-5-15 22:28
本帖最后由 阮小华 于 2011-5-15 22:31 编辑

阮籍墓碑
阮礼军 2011-5-17 23:15
本帖最后由 阮礼军 于 2011-5-17 23:15 编辑

扬州杭州两地共同纪念“清代大儒”阮元
       扬州学者王章涛先生的《阮元评传》正式出版。至此,耗时20年的《阮元传》、《阮元年谱》到《阮元评传》系列文化工程大功告成。同时,杭州人还在西湖边的西泠印社边竖起了《阮元传》的封面铜像,并将阮元作为杭州的六大文化名人之一。
  阮元是“扬州学派”的代表人物、清代学术大师,乾隆、嘉庆、道光三朝重臣,历任“内阁学士,户、礼、兵、工四部侍郎,山东、浙江、广东学政,浙江、河南、福建、江西、广东、云南巡抚,漕运总督,两湖、两广、云贵总督……荐升协办大学士,体仁阁大学士,管理刑部、兵部事务。在浙江为官时间较长。他力倡办学,保护搜求地方旧籍,主持修志,指导后学著述。因此阮元的弟子广布后世,阮元主持或指导编修的方志及著述更不胜枚举。他还创立了清代著名学术团体“扬州学派”,是最重要的代表人物。
  据悉,阮元三部曲的出版,使更多人了解了阮元这一扬州大儒,另悉,《阮元年谱》还获得了华东地区古籍优秀图书一等奖。


阮礼军 2011-5-17 23:17
本帖最后由 阮礼军 于 2011-5-17 23:17 编辑

清代学术大师阮元家族“阮氏祠”石刻扬州现身
  清代学术大师阮元家族的“阮氏祠”石刻日前在扬州邗江公道镇亮相。这也是阮氏家祠建筑物中惟一保存至今的遗存,价值珍贵。
  据介绍,1983年公道棉织厂拆除沿街旧房时,从根基下挖出了4块石材,上面刻有文字。当地一位村民觉得将它们当作建筑的垫脚石实在可惜,就将其搬回了家中,并保存至今。这4块石刻长宽均为53厘米,厚10厘米中,其中3块分别书有“阮”、“氏”、“祠”,另外一块损坏严重,辨不清所刻文字。(新华网江苏)



阮礼军 2011-5-17 23:19
本帖最后由 阮礼军 于 2011-5-17 23:19 编辑

阮元后人阮仪三故乡深情侃“文保”


        在阮元诞辰240周年之际,阮元的后人阮仪三回到了故乡扬州。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及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阮仪三先生曾成功地为丽江、大理、平遥、周庄、乌镇等古城进行规划,他培养的12位弟子也都已成为我国响当当的城市规划专家;但昨天在扬州,阮先生仍谦虚地称自己在文保方面的作用“微乎其微”。
扬州文保前景宽
        阮仪三对故乡扬州有着特别深厚的感情。他说,扬州是全国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遗存极为丰富,扬州文物质高量多,像瘦西湖就是全国保护得最好的园林;另外还有个园、何园、双瓮城遗址等,“扬州单体文物保护得非常好,但是城市整体风貌尚有缺憾。现在剩下的好东西越来越少,其价值也就越来越凸显,因此更要审慎、认真地对待历史名城。”
        早在上世纪50年代,还是学生的阮仪三就开始在故乡扬州从事历史文物的保护,上个世纪80年代初,他又带领学生来到扬州做城市保护规划。回忆起当年小秦淮的风光,他充满了留恋……交流中,阮教授指出,扬州在运河文化中举足轻重,把隋炀帝陵和盐商文化结合起来,运河资源就可以得到充分发挥;除扬州八怪、史可法外,扬州还可以充分挖掘阮元等历史文物,这对挖掘传统文化的深刻内涵、倡导弘扬新时期扬州人文精神及促进文化大市的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文保”要修旧如故
        昨天,阮教授与记者聊得最多的就是理念。他说,保护古建筑等历史遗存一定要遵循原真性的原则,“修旧如故,以存其真”,使它所拥有的信息完整地得到保留;有缺损的要进行修缮,但要采取谨慎科学的方法,使其延年益寿,但不能使其“返老还童”;对于已损毁及早已不存在的历史建筑,没有必要再重建和新建。“这在《威尼斯宪章——国际古迹保护与修复宪章》中早就阐明得很明确。我国1992年公布的《文物保护法实施细则》上也有明确规定。”
“文保”要走出误区
        阮教授重申,“在当前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中,一定要纠正两个误区:保护历史遗产不等于发展旅游赚钱;修塔修庙也不等于文物保护,那是一种粗浅理解,是一种伪文化。”他认为,古欧洲城市的辉煌之所以延续至今,得益于上千年坚持不懈的保护。由于历史上的战乱及一些无知行为的破坏,如今我国能够展示的古代文明已屈指可数。“尽管现在还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我国保护文物的力度正在不断加大,相信与世界发达国家的差距会慢慢缩小。他说,苏州为增强青少年的文物意识,特别针对小学五年级至高中的学生出版了《吴文化读本》。这种从孩子抓起的文保意识很值得其他城市推广。


阮礼军 2011-5-17 23:20
王章涛与阮元20年的坚强“对话”


    终身不渝的“阮元情结”
    今年60岁的王章涛,1958年初中毕业后,由于家道中落,自己又为长子,不得不告别心爱的课堂,投身到了火热的大炼钢铁运动中去。通红的炉花,并没有泯灭他的理想,反而更激发了他的文学热情,他写诗写散文,写火热的生活,写出了许多难忘的歌。他一直憧憬着美好的大学生活,所以从毕业的那一天起,他一刻也没有放下自学课本。然而接二连三的政治运动,最终使他的大学梦破灭了。由于他长年坚持不懈地自学,因此,具备了较为坚实的文理科基础。
    促使王章涛下决心研究阮元,是缘于这样一件事。王先生曾就“阮元是什么人”这一话题调查了扬州的大、中、小学生及一些成功人士,绝大多数人竟一概不知;而与阮元关系不大的杭州却已将阮元列为该市的六大文化名人之一。对此,王章涛觉得自己很有必要为普及乡土文化教育做点事,于是决定研究阮元。那年,王章涛刚好40岁。
    为了搜集资料,他一头扎进了图书馆。扬州大学图书馆、扬州教育学院图书馆及南京、北京、上海、广州、镇江等地的图书馆内都留下了他不倦的身影。他做了几十万张卡片、百万字的读书笔记,而《研经室集》、《雷塘庵主弟子记》、《雕菰集》等鸿篇巨制,就是他一笔一划地抄下来的。看到那一摞摞已经发黄的笔记本和卡片,记者被深深地震撼了!
    镇江图书馆每天中午本来是要闭馆的,但工作人员被他的精神所感动,特地为他一个人开个房间供其读书。1992年,为了找《广东通志》、《学海堂集》等书,他又专程赶往广州查阅资料,一去就是半个月。
    由于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和名师指点,一开始,他常不得其法,事倍功半。但他从不气馁,一点一点地摸索,终于入门。除了知识积累欠缺、资料缺乏、时间紧张外,王章涛还面临着资金的困难。于是,他不得不利用晚上和周末揽些电气工程活,以补不时之需。长期高负荷的学习和工作,让这个市青年篮球队的中锋过早地衰老了。王章涛认为,阮元出现在扬州,决不是偶然的,而是文化积淀深厚的扬州文化现象和人文精神的共同产物,因此,阮元其实是一种文化现象。有人说扬州出妓女,其实扬州更出学者和尚书(相当于今天的部长),当时中央六部中,竟有五部由扬州人执掌大权。在扬州屠城不久,石涛等一大批文人就投奔扬州,他们正是看中了这里的文化底蕴。今天研究扬州学派的意义也就不言而喻了。
    一个博导对一个“初中生”的评价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副所长、教授、博导黄爱平先生曾这样评价王章涛:“2000年4月在海峡两岸清代扬州学派学术研讨会上初识当地奇人王君章涛。在纵论扬州学人时,得知章涛先生为表彰乡邦先贤,弘扬传统文化,在做好本职工作之余,致力于搜求典籍,专事著述,已有《阮元传》之出版,并有《阮元年谱》纂辑。钦佩之余,亦不免略存疑问。为阮元这样的学术泰斗编年作传,绝非易事。而今煌煌百万言的《阮元年谱》由黄山书社出版了。笔者翻阅样稿,深感此谱具有容量大、涵盖广、资料全、考证精的特点,不仅全方位、多角度地记述了阮元的生平事迹,还折射出清代中叶社会政治的状况及其变化,同时也反映出一代学术文化发展演变的轨迹。它将进一步推动人们对清代社会政治、学术文化的研究。”


阮礼军 2011-5-17 23:21
阮元与清代广东学术


       近年来,清代学术文化史一直是学术研究的“热点”,人们期望能以新视角、新史料、新发现予以推进。近读《广东社会科学》2005年第五期发表的李绪柏《清后期广东学术文化的奠基者阮元》和赵春晨《清代广东两次文化突进的成功经验》,引起了我甚大的兴趣,因为两位作者既立足于广东历史文化的史实和特点,又放眼清代学术文化史的全局,作了很有意义的新探讨。

  自从上个世纪80年代文化史研究蔚成风气以来,各式各样的论著琳琅满目,多姿多彩。在恰当地肯定文化史论著的丰富多样性的同时,我们又应当认识到:研究文化史更须重视探讨对文化演进影响重大的问题,即对于重要政策、措施、事件和人物的深层次论述和总结;应当探讨不同时期社会文化的不同特点,及其递嬗变化的前因后果;中国幅员广大,不同地区在文化演进上各有什么特点,地区特点与全国主流文化形成什么关系,前后又有何变化。诸如此类问题的探讨,必然能揭示出更有意义的史实和实质性内涵,推进我们对文化演进的认识。

  这两篇文章所着眼的正是对清代广东学术文化演进具有重要意义的论题。因为,阮元自嘉庆二十三年(1818)起在粤任总督九年,于学术文化建树甚多:他创建学海堂,提倡经史考证之学,扭转了前此广东士人空谈心性之学、究心八股科举的风气,其后广东学人赞扬云:“岭表自学海堂成立,百余年来,文风彬蔚,作者肩望而林立”;他奖掖提拔了一批人才,使之成为日后很具特色的岭南学派的中坚;他辑刊著名的《皇清经解》,收书183种,共计1400卷,成为清代前期以考证学为中坚的学术成果的集中总结,时人称颂其“囊括一代,整齐百家,藏之山阁,而诵声遍四海矣”。《阮元》一文,从学术、人才、教育、刻书五个方面,分析、对比清代前、后期广东在各个学术领域中的深刻变化,以究明阮元作为清后期广东学术文化奠基者的重大贡献和影响。如在学术方面,因为阮元创设学海堂,以经史之学课士子,遂使广东兴起考证之学。在阮元倡导、奖掖下,风气日盛,作者日多,成就斐然。此后林伯桐、侯康、陈澧等人的学术著作,都臻于国内一流水平。《突进》一文将阮元督粤提倡朴学,与自光绪十年(1884)起任两广总督五年余的张之洞在粤提倡学术文化的贡献结合起来考察,首次在学术界提出“阮、张二人先后督粤期间曾出现两次大的文化突进”的论点,并从主政者对地方文化建设的高度重视和正确决策,发展教育、培育人才,大量刊刻典籍,保护和利用地方文物、文献等项进行探讨。不仅对清代后期广东学术文化发展的面貌作了较为系统的勾勒,而且借此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晚清全国学术文化的新潮流。


阮礼军 2011-5-17 23:23
阮元与龚自珍及张之洞
        读王章涛先生著《阮元评传》,想到一点趣事。
       我想,在清代的文人学者里,像阮元(1764-1849年)那样高位高寿、著述等身、卓有贡献的人,实在不多。青年进士,中年学政,久任督抚,兴学刻书,官声和学问同高,福禄寿都有了。到道光十七年(1837),他75岁,才获准退休,回老家,86岁在老家扬州终老。他归田以后,不再与官府官员接近,只读书写作,整理自己的文集陆续出版。请想,他一生早已做官做到了头,什么样的权势都见过了,巴结奉承的一套,也看够了,已经厌倦极了。于是想远离。书上记着这样的事,这也是在许多书上都有的。这就是:“阮文达家居,人有以鄙事相浼,则伪耳聋以避之。山民(指龚自珍)至,一谈必罄日夕。扬人士女相嘲曰:阮公耳聋,见龚则聪,阮公俭啬,交龚必阔。两公闻此大笑,勿恤也。”勿恤,就是不以为意。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呢?1839年,大诗人龚自珍辞官回乡,路过扬州,拜见这位“阁老”。再过二年,龚自珍就去世。可以说,这事只可能是这一次,据年谱,时在道光十九年(1839)己亥。那年,龚自珍写下最著名的《己亥杂诗》共绝句315首。第109首就记着在扬州与阮公的会见。诗里说,“谈经忘却三公贵,只作先秦伏胜看。”忘记阮公是高位大贵人,只当他如先秦大学者伏胜。这也就是说,只以学问先辈对待他。于是有位魏季子,作文记下此事。
        《己亥杂诗》里,提到阮公者,还有两首。一是213首,忆在北京时承阮公赠香木一块,以雕佛像,一是167首,忆在北京时阮公命自己释金器铭文。这说明二人本来也有交情。后来阮公不与俗事,而龚氏本来就与俗人不搭话。但这二位,见面就谈个没完。这只能说是性情相近,气味相投。比如在书法见解上,他二人是相近的,从主张上,从理论上都是。这其实也反映出一定的社会观点以及对政局和民心的理解。而且,除了《杂诗》中提到的交往以外,龚的诗名已满天下,阮公定知。而且,二十年前,在阮元六十岁生日时,有人为其作《年谱》,请龚写了《阮尚书年谱第一序》。为什么叫“第一序”?文中说“俟公七秩之年,更增十卷之书,当更序之,此其第一序云尔。”龚氏的文章自然是一流的,见解也高,当年一定为阮公首肯。所以这两位年龄相差28岁,地位隔如天壤的人,竟如此倾心。
       说到这里,联想到有关的另一件趣事。中国近代史上的洋务派大人物张之洞,其平生事业、学问、地位,大体如阮公,只是寿数差一点。连生活的俭啬也相近。在清代要找一个与阮公相近的人,大约可以举他。也许他的学问较阮略差。且说张之洞55岁寿辰时,在湖广总督的任上,他创办的两湖书院正落成。贺寿的文章很多。张最欣赏的是他的得意弟子周某的一篇,每有客来,他就请人读此篇。但是有另一位师爷向他说:我看着,此文怎么有点像龚自珍的《阮尚书年谱第一序》。张当即翻读,发现其中大段的抄,大段的仿,大段的改头换面。所说果然是实。张读后“默然长吁”,说周先生这是“欺我不读书”,这一下更使许多人都知我不读书了。真丢人!后来,他疏远了周某人。由此可见,龚氏的文章,当时虽未成集,也早已为士子熟读。龚氏理所当然为阮公重视,阮与龚可以谈笑终日,是自然的。如果龚活到张之洞时代,张之洞一定也会看重此才。阮、张都是识才且爱才若渴的人。

阮礼军 2011-5-17 23:24
阮元故居将建扬州学派纪念馆
——江苏扬州阮元故居采访记◎“文化广场”特派记者钱汉江

      扬州满街是历史名人
      在十六世纪至十九世纪初的300年间,扬州是明清两朝的经济大动脉—漕运的枢纽,也是中国最为繁华、消费水平最高的商业城市,退休官员、最有钱的富商大多聚居在扬州,人口达百万之众,有了500年经济与文化的积淀,扬州的名胜众多,历史名人满街都是。记者步行到老城区转了半天,平均10分钟就能“遇”上一位历史名人,个个来头很大。路经扬州市委,见扬州市府大门有一座古色古香的衙门门楼,看来年代久远,黄色铜钉还放射出几丝光亮,原来这里曾是明清两朝的“两淮盐政使”衙门,纪晓岚的儿女亲家卢见曾就在这里当两淮盐政使。卢见曾是山东德州人,个子矮小,本事很大,长得很瘦,智商极高。他的官声不错,为扬州盐民说话,盐民为他建了生祠。“盐政使”是个大肥缺,朝中无人往往当不长,卢见曾受人诬告被发配到新疆,后来乾隆为他平了反,再叫他当两淮盐政使。他虽是驻地在扬州的京官,但对扬州的城市建设和文化建设的贡献极大,在瘦西湖建了红桥二十四景,成为轰动扬州的一件盛事。扬州人见到“二十四桥”,就会想起“卢矮子”卢见曾。
      从文昌路转入东圈门,只见在一排新楼中间有一座老宅照壁,如同在西式客厅中摆着一件中国古董,古朴中透出古代文化。这样的照壁只有建有功业的人家才能使用,是地位和权势的标志,一问原来是南宋抗元名将李庭芝的故居。他是一个和文天祥一样的民族大英雄,曾在扬州当“两淮制署使”,率领军民死守扬州两年,挡住了蒙古骑兵南下。元军三次劝他投降,都遭到他拒绝,后来壮烈牺牲。扬州人建了一座“双忠祠”,如今保存完好,纪念的就是李庭芝和他的主要将领姜才。
      从李庭芝故居再往前走,见一幢老宅白墙黑瓦,里面的花草树木、假山假石透过大门很能引人驻足观望,这是清代大盐商汪竹铭的豪宅。王竹铭是扬州的商界名人,赤手空拳从安徽旌德到扬州闯天下,成为富甲扬州的大盐商,他的四个儿子极有商业才干,后来到上海发展成为中国最早的银行家。汪竹铭处事低调,不爱张扬,又大又阔的园林豪宅叫“汪氏小苑”。
      从“汪氏小苑”前行就到了毓贤街。毓贤街是一条狭窄拥挤的小巷,很不起眼,巷北面一段青砖墙壁上镶嵌着一块长长的石匾,镌刻着“太傅文达公家庙”七个大字,原来这是阮元的故居。经历了200年的风风雨雨,阮元故居的框架结构居然完好,围墙里清代房屋仍是端庄结实,一片古色古香之味。这个阮元可不是等闲之辈,一个和乾隆皇帝写对论诗的才子,被清道光皇帝誉为“极三朝之恩遇、为一代之完人”,一位官德、民声极佳的名臣,一位著作等身的大儒。当官当到像阮元那样,建寺纪念,老百姓不仅不反感,还会进香供奉。


阮礼军 2011-5-25 22:19
       阮氏家庙
       阮元有“一代名儒,三朝阁老,九省疆臣”之誉。我市文化博览城项目建设正在顺利推进,记者昨从文物部门获悉,阮氏家庙展示方案刚出炉,目前,工作人员正在布展。阮氏家庙将呈现怎样的景象?记者带您先睹为快。
  “东庑”“西庑”
  中国家庙的演变+阮氏家族史
  阮元,对中国学术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也给家乡扬州留下了丰厚文化遗产。在阮氏家庙,浓厚的文化气息扑面而来。
  刚走进阮氏家庙,来到第一道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阮氏家庙”匾,并且有楹联:“万古流芳昭祖德 千秋垂泽纪宗功”,通过墙壁上的介绍,您可以看到阮氏家庙的建设情况,以及家庙的历史演变。
  走到第二道门,除了楹联“睦族敦亲尊祖训 尊贤敬老葆宗风”外,您还可以看到墙壁上有阮氏尊崇的四个字,分别为:忠、孝、节、义。
  接下来,在“东庑”,您将看到的就是中国封建历史上家庙的演变。例如,清代皇家太庙的照片、孔氏家庙的照片、安徽祠堂堂号图片、安徽泾县胡氏祠堂的图片以及公道镇阮氏宗祠的照片。而在“西庑”,则展示的是阮元迁至扬州后,阮氏家族史。
  阮氏家庙
  复原当年祭祀仪规场景
  再往后面,就是阮氏家庙,这里基本复原当年的场景。无论是楹联“鲁浙试文章,杜绝院棚关节;江湖种芦稻,筹开祭赡章程。”还是匾“文秉枢衡 武承嗣荫”“恩传三锡 家衍千民”“亮功锡祜”以及36块“福”,都能让您领略阮氏家族的气节。
  因为这里主题是祭祀仪规,您还可以欣赏到祭祀场景的照片和画像。当然,也展出了阮氏家族中,阮元上面的四代祖先。
  据介绍,阮元著《扬州阮氏家庙碑》一文有铭曰:“阮氏偃姓,肇受商周。晋宋之间,著望陈留……”这就是说,阮氏的祖先原为商周之诸侯,子孙以国为姓。晋宋时,迁于河南陈留尉氏县(今河南开封东南),自南宋以后迁至江西清江县。阮氏乃习武世家。元末,各地农民起义蜂起,江西属陈友谅势力范围,也有不少人数不等的“富民”起义队伍。朱元璋建立明朝后,为巩固政权,也为发展经济,在全国范围内强制推行历代罕见的十几次大规模移民。其时,江淮流域不少地方“百里无几家,但见风尘起”,阮氏于是迁至江苏山阳县(今江苏淮安)。明神宗时,人称“小槐公”的阮岩又由淮安迁往扬州,即为阮氏迁扬的始祖。扬州阮氏,始祖阮岩,号小槐,去世后葬于扬州南门宝塔湾附近,墓今已不存在;二世祖阮国祥,武官出身,按例赠明威将军。三世祖阮文广,官榆林卫正兵千户。四世祖阮秉谦,早卒,其子枢忠为清康熙庚戌科武进士,其孙匡衡为武德将军,曾孙玉堂为昭勇将军,皆以武进士起家。
  中国历史上,建祠堂的很多,但是,家庙不是人人都能建的,这是身份地位的象征,祠南临街围墙正中嵌有“太傅文达阮公家庙”石额,可见阮氏家庙的不平凡。
  奉恩楼
  复原阮元故居书房
  最后,则是刚复建的奉恩楼。楼下,主要是阮元生平展,图文并茂的介绍,让您了解阮元一生仕宦特达又不废学问,如何成为“扬州学派”中影响深远的领袖人物。值得一提的是,您还可以欣赏到一副楹联,这是道光帝赐给阮元八十寿辰的“礼物”。阮元七岁开始咏诗,著有诗集《文选楼诗存》、《琅嬛仙馆诗略》,二者收入《揅经室集续集》中,共计有千余首学,在这里,您可以欣赏到他的书法作品、印章、著作,以及诸多名人的照片等珍贵史料。
  而楼上则复原阮元的故居和书房。        记者 陶敏 文/图

查看全部评论(24)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