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阮氏宗亲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会员注册须知本站二维码

阮则文

2017-7-15 11:59| 发布者: 阮少文| 查看: 1| 评论: 6|原作者: 阮锦德

摘要: 阮则文,号佑铭,息烽县温泉石头田人,清光绪二十一(I 895)年生。幼随父寓居上海,后返筑,就读于南明中学,继考入北京中国大学。毕业后,先后任上海江海关文书,上海银行文书主任。民国十三(1924)年返贵阳,在贵州 ...
阮则文,号佑铭,息烽县温泉石头田人,清光绪二十一(I 895)年生。幼随父寓居上海,后返筑,就读于南明中学,继考入北京中国大学。毕业后,先后任上海江海关文书,上海银行文书主任。民国十三(1924)年返贵阳,在贵州泰昌钱庄任职。后弃文从武,出任贵州东南路清乡司令部主任秘书,援滇前敌总指挥部秘书,古州(今榕江县)厘金局局长,黔军25军l师师部秘书长等职。民国二十三(i934)年,以身体不济,请作地方官,调任罗甸县县长。

民国二十四(1935)年春,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入黔,蒋介石率部乘机进入贵州,以吴忠信取代王家烈主持黔政。王部属将领张铁成惧蒋兼并,念与阮故交,率部避驻岁甸。罗甸人诬阮谋叛,密告于省,吴忠信令缉拿究治。阮则文弃官出走广西,经香港转至北京。这时日本已侵占东北,难民云集燕京。阮目睹惨状,忧心如焚,不久,患肺结核病,住协和医院治疗。民国二十五(1936)年,日本侵略军以东北为基地,大举进犯国土。所到之处,烧杀奸掠,国难日趋深重。阮见此景,常常愤怒地说:“此情此景.令吾不欲生矣!愧我文弱,于国家难以为济,若我为武人,当洒鲜血,卫国土,上前线歼彼丑类!”民国二十六(1937)年三月下旬,阮则文病已痊愈,化名陈复生,南下金陵,旅居曾公祠湘宁旅馆。在旅馆中彻夜撰文,上书蒋介石,陈述华北形势和日寇野心,建议全国各界奋起一致抗敌。殊知上书如石沉大海,久盼无着。召族弟阮志中至,告欲以死谏谢国。后经劝慰,暂罢此念,但愤慨之情犹然。四月,读《小实报》发表新闻:“慈溪富孀,感国难日亟,倾家产援绥,并遗书自杀。”阅后,剪存箱底,死谏意愿复萌。四月二十四日起,每日伏案慎书,每写l行即以纸遮盖,所书内容,鲜为人知。五月四日,结清膳宿费用,分赠侍者小费。傍晚七时,至玄武湖畔,往返跛步,临湖欷欶。后向船主石炳浩租小船1只,独自划向迤北湖面。次日晨,船主寻船至湖中非洲近岸,发现船中有书信一封,来沙儿药半瓶,便将书信和药水送至玄武警所。根据遗信所示,警所通知在南京汤山炮兵专科学校学习的阮志中,临湖雇工打捞,均未获尸。五月六日晨,湖民胡家河兄弟俩在湖中菱洲与翠洲之间的三道桥发现其尸体。经法医检验,系服大剂量来沙儿后,投水自杀。

阮则文之死,震动南京各界。贵州在南京要员何应钦、王家烈等发电悼唁。南京《大公报》、《南京日报》、《华报》竞相登载消息,发表评论。《新民报》特派记者专访,从五月六日至十一日,以“本报特讯”连日刊载,在南京轰动一时。后阮志中在湘宁旅馆箱中发现其遗作《告国人书))、《致妻刘绮仙书》、《至弟阮志中书》、《致子阮家宝遗书》及现金、存折等物。在致弟阮志中书中,嘱其将480元存款,以一半作安葬费,一半捐作国防经费,以示抗日之决心。五月十日,出殡安葬,沿途观葬者万人,当局令葬于南京永安公墓。

附:告国人书

自东四省沦亡而后,不惟收复无期,敌方进而恃强横行,野心不已,必欲渐次吞并华北。则文去岁客居北平,目击心痛,更感国耻之深,国势之危,原以忧患余生,遂至忧愤成疾,只以无力,救国莫由,徒呼负负而已! 政府本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之旨,忍辱负重,沉着应付,其最后方策,固非吾侪国民所能管窥蠡测。窃以华北之民族精神,已日渐消沉,而敌方复以种种手段,威胁利诱,为日更久,则汉奸愈众,奴化愈深,民气既难于振作,挽救恐愈形困难矣!    况迩来敌方除竭力包庇走私而外,一面假经济提携之假面具,一面则更计划塘沽、 大沽筑港,修筑沦石铁路,扩大冀东伪组织,策动察北、绥东匪伪之蠢动,对华北行将增兵,北平等地驻军联合大演习,东京报对华挑战记载,以及名古屋博览会种种侮辱我之事实,凡此皆系先发制人,着着进逼,我似忍无可忍之时机矣!若必顾虑周全,待时而动,诚恐反将受制于人。则文既不能为勇士身临前线,为民族争生存,为国家雪耻恨,请先以死殉,以示牺牲决心,一般人或多有生之留恋及死之悲惧,留恋者无非为享乐,悲惧者以为是痛苦。其实国破家亡,如东北同胞,生又何能享乐?昔夏禹云:“人生如寄,死归耳!”人生百年,总不免一死,与其含垢忍辱,苟且偷生,曷苦死里求生,死得其所之为愈也! 则文之捐躯,实无裨于国,只以忧愤之余,报国无从,唯凭此牺牲之决心,并向国人作尸谏耳!敬望国人本大无畏之牺牲精神,一致积极抗敌!既以军队士气为先锋,复以全国民众为后盾,则与敌一战胜利,民族复兴,势有必至,否则勿谓杞忧悲观,诚有不堪设想者矣!

至现代国防问题及战斗条件,必先以经济建没而充实,若待战争已启,始捐款援助慰劳,已落后者,故应即于此时提倡组织“国防捐”,俾期获补助政府先事分配充实,而收集腋成裘,事半功倍之效。则文临终,虽以力微,即请节省自身埋葬之资,移作捐款,敬乞国人对此“国防捐”,激发爱国热忱,慎重组织,踊跃输将,国防幸甚!国家幸甚!将死贡言,伏维鉴察!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阮南俊 2014-1-15 08:39
则文尸谏,号召抗日,精神不死!
阮锦德 2014-1-15 11:17
阮南俊 发表于 2014-1-15 08:39
则文尸谏,号召抗日,精神不死!

是的!                           抗战名人.阮则文

以死谏诤抗日的阮则文


1936年,日寇开始大举进攻华北地区,而国民政府依然恐战、避战,,一退再退,一让再让,唯恐让日本军国主义政府抓住开战的借口,幻想着英美等国列强对日本施加压力,迫使其终止战争的步伐,亡国的危险日益逼近。
国民政府的软弱无能不仅激起了人民的义愤,也激起了国民党内部爱国人士的强烈不满。时任黔南罗甸县县长阮则文是一个具有民族正义感和爱国心的人,眼见华北又要变成第二个东北,而国民党政府如此状态,他忧心忡忡,下决心上述国民党中央,建言抗日。
阮则文来到南京,化名陈复生,给蒋介石上了一封万言书,陈述华北的形势和日寇野心,建议举国奋起,一致抗日。但阮则文的上书渺无回音,没有人理睬他这个七品芝麻官,依旧是“日日笙歌,夜夜燕舞”,正像当时的人们所描述的那样,“夫子庙前人人夫子,莫愁湖畔个个‘莫愁’”。阮则文仿佛看到了一千多年前“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悲剧正在重演。
阮则文深感失望,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和下层官吏,他不愿意看见祖国的大好河山葬送于软弱无能的政府之手,又叹息“人微言轻”,遵循“文死谏,武死战”的儒家文化传统,他写下遗书,愿意以自己的生命唤醒沉溺于幻想之中的国民政府和那些贪生怕死、不顾国家存亡的腐败官吏。在5月4日这一天,阮则文投水玄武湖,尸谏抗日。
在遗书中,阮则文表示:“敬望国人本大无畏之牺牲精神,一致积极抗战......”。
    阮则文的死在南京引起轰动,国人无不敬佩,也更加激起了对政府消极抗战态度的不满。   
    为安抚民心,国民党当局“嘉其忠节”,将阮则文葬在专门安葬国民党高级将领的南京永安公墓。

   
                                  (    新华文)


闻名商贸 2014-1-17 18:21
实为阮氏之楷模!
阮锦德 2014-1-18 21:22

确实如此。抗日时期有不少我们阮姓子孙也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绝没有投敌叛国者出现,
阮任初 2017-4-26 07:38
阮任初 2017-4-26 07:38
钦佩。

查看全部评论(6)

返回顶部